顾酒谢望9

    劳斯莱斯行驶在公路上,没一会,车窗外就落下豆大般的雨滴。

    顾酒看着渐渐被雨水晕染模糊的车窗,忽然道:“谢望,刚才韩诀跟我表白了。”

    面前是红绿灯,谢望将车停下来,手屈放在车窗边支着头,一双眸子看着顾酒:“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顾酒眸光闪了闪,他避开目光,不去看谢望的眼睛,“我说只能当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很乖。”

    谢望轻笑一声,眼眸深处溢出丝丝宠溺。

    男人低沉的嗓音比往日多了些其他的情愫,带着显而易见的夸奖意味。

    顾酒的耳尖又不争气地悄悄红了,听着谢望的这句话,总感觉心里有一些隐秘的开心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劳斯莱斯驶进了顾酒所住公寓的地下车库。

    谢望停好车,偏头看着顾酒:“顾神,不请我上去坐坐吗?”

    闻言,顾酒打开车门的动作一顿,飞快转头看了谢望一眼,“自己跟上来。”

    顾酒现在住的这套公寓是顾父送给他的成年礼物,两层楼,却只有一个卧室。

    “滴”地一声轻响,顾酒推开门,在玄关处的鞋柜拿了一双全新的拖鞋放在地上,转身朝谢望道:“你先将就着穿。”

    拖鞋对于谢望来说不大不小,顾酒也没想到自己买鞋子送的拖鞋会合脚。

    谢望走进去,先是环视了一圈,公寓的装饰很温馨,一旁的玻璃柜中摆放着许多机车模型。

    “随便坐。”

    顾酒头也没回的走进厨房,顺口扔下这句话。

    谢望靠在沙发里,转头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雨似乎下得愈来愈大了。

    顾酒从冰箱里拿出来两瓶果汁,放到茶几上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人住多久了?”

    谢望看着顾酒在他对面坐下,他的双腿修长,此刻不得不交叠起来,在顾酒眼里倒是又成了斯文败类的模样。

    顾酒喝了一口果汁,拨弄着茶几上的星星摆件,“有一年多了。”